私家调查

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若定罪意味着他的职业生涯终结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21-03-12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

“张云帆是上海光大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。定罪将意味着他职业生涯的结束。”张允范的妻子麦千起说。

2019年1月12日,张云凡和其他人因姐姐的债务与姐夫方强发生冲突。同时,张云帆拥抱方强摔倒了。经过两次司法鉴定,结果均表明,方强“肋骨骨折,2级轻伤”。

2019年6月,张云帆因涉嫌故意伤害被警方带走,并在24小时后被保释候审。 2020年4月,调查人员致电并建议张云帆获得方强的谅解,并争取从轻处罚。

获得方强理解的条件是什么?根据麦千奇提供的与方强进行现场谈判的记录,方强要求“恢复原状”。

在张云帆看来,这种表述的意思是“承担600万元的债务,而不再能够索要转移给牛山的500万元。”麦干奇告诉记者:“方强签署了谅解。这本书的条件是让我们承担不属于我们的1100万元的债务。我们做不到。”

方强的父亲说:“只能背负1100万元的债务。”争论是由另一方捏造的,方强只想维持家庭。

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交给张云帆家属的逮捕通知书。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

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对张云帆家人的逮捕通知。本文中的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2020年9月1日,经上海市松江检察院批准,警察以故意伤害罪逮捕了张云帆。

“在事件发生当天未发现骨折,为什么后来才发现骨折?”麦倩琪认为,法医鉴定结果令人怀疑,无法确定丈夫张云帆的“拥抱”行为是造成骨折的直接原因。

根据张云帆的辩护律师,此案已被起诉至相关法院,并将于10月19日上午进行审理。

“损失证明”

此事源于张云范的姐姐张敏与姐夫方强之间的纠纷。

2016年6月,方强告诉张敏,他遇到的“牛三”股票市场(指散户交易能力强的散户投资者)拥有特别的“新股配售”渠道,这可能使稳定的利润而不会亏损。张敏卖掉了他所有的现有股票,再加上积蓄,收集了500万元,并交给了元通。

接下来的两年没有回报。方强在2018年8月中旬告诉张敏,他已经损失了本金500万元。两人为此吵了一架,开始分开。

张敏向袁同求助“损失证明”。圆通告诉她上海取证公司,方强违反超额分配比例,通过经营圆通和其他合伙人的账户购买股票,不仅损失了本金500万元,还欠了圆通600万元。根据上海长宁法院对此事件的一审判决,方强对此予以承认。

张云帆的妻子麦倩琪说,袁彤和方强关系很好,张敏怀疑方强蒙受了损失,并与外人串通转让财产。张敏立即去上海虹桥路派出所报案。警方回应说,这是一起经济纠纷,案件没有提起诉讼。

张敏去了警察局,成为被告,没有提起诉讼。 2018年9月,圆通起诉方强和张敏,要求他们确认600万元的债务。

根据该案的一审判决,上海长宁法院认为,尽管方强和张敏是夫妻,但600万元的债务是方强个人的承诺。很难说这对张敏和共同债务的要求将是有效的。 ,法院不予支持。

方强和袁彤对判决不满意,认为张敏应共同承担债务并提出上诉。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不服二审,维持一审判决。

根据该案的一审判决,张敏向法院提交了一张银行卡。该银行卡的银行帐户由方强拥有,并绑定到圆通的手机号码,2016年圆通与另一个帐户之间的营业额超过4000万元。是方强与圆通勾结的证据。

张敏,张云帆和麦倩琪从方强那里抢走了这张银行卡。正是由于这种可疑的“暴力取证”行为,张云帆被控蓄意伤害。

“暴力取证”

为此,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检察院裁定:“ 2019年1月12日16:00,被告人张云帆前往新桥镇麦新路1399号3号楼帮助。张敏(另行处理)抢劫了受害人方强的财物,然后用赤手控制了受害方方强,使双方跌倒在地,然后用膝盖和膝盖将受害方强的胸口压向对方。伤了他。”

麦倩琪回忆说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若定罪意味着他的职业生涯终结,2019年1月12日,张敏听说方强用了袁彤价值超过200万元的跑车,并再次怀疑他们串通捏造债务以骗取金钱。那天,作为执业律师的张云帆与姐姐张敏一起参加了“ 取证”活动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 
在线客服
咨询热线:
135-2882-0754